世界,因分享而美丽;企业,因品牌而精彩! 中企电商 官方微博 | 品牌导航| 旧版回顾
中艺市场
艺术资讯 画院画廊 专题报道 国内市场 国际市场 中艺指数 信息中心 媒体营销 会议展览
艺术培训 美术高考 学术研讨 投资动态 投资指南 艺术信托 观点评论 探索观察 书画技法
艺术展览 艺术论坛 拍卖竞价 网上展厅 画廊展销 网络销售 对话访谈 艺术知识 一带一路
资讯
品牌要闻
·远东巨龙标识:北京标识设计界全案执…
·【丽人画派】陈丽丽艺术作品展(一)…
·【太和•展览】菩提与逍遥 —…
·吴长江:推动中国美术走出去 提升国…
·中国品牌美国寻梦 走向世界的“东方…
·创新:民族进步的灵魂
·启功作品是否艺术市场的硬通货
·外媒报告:艺术界50位最具影响力的年…
·伦敦奥运 文化几何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 -> 人物专栏 -> 正文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发布时间:2017.11.03  来源:环球文化艺术网  浏览次数:577次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 于夫 /文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一人,一童一犬,终于远离都市,住进了山水之中,从此,幽深旷远,从此,啸傲抒怀。这个人,就是老村。准确地说,他是以令人瞠目的速度,抛开都市凡庸,“逃”进这一幅幅山水意境之中的。一张张薄如蝉翼、一戳即破、清白柔弱的宣纸,只能承载一些“鸿毛”的物理重量,却成了老村不堪重负的生命,最后寻找到的心灵栖息之地。

解读老村山水画,是一件难事,因为,它不是一般国画风景。在这“风景”背后,站着一个文人——老村。在老村背后,拖着一个沾血带泪的人生历程。这人生,又根连着一片厚重的“黄土地”。并且,随着生命体验、眼界开阔、思考越发深入之后,这“黄土地”,已经不是他“出生地”的那片黄土,而是变得越发沉厚、漫野、硕大无朋……

但老村,毕竟是文人,他没有把这些无比沉重的一切,“拖拽”到他的水墨山水中来。为了这片“梦中”的栖息之所,他一天天抛弃,一次次清洗,一遍遍提升,终于,入山之径敞开了,他带着“童”与“犬”,踱进来了。这份真正踱进山水的喜悦,老村自己是这么形容的:吾画渐次近梦中,出境入境两轻松;曾记多少仓皇日,汗颜面壁几欲疯。——丁酉端午 老村作

进是进来了,但老村无法走得彻底而决绝,他在水墨山水之中,留了一条拴着“尘世”的绳子,就像风筝的拉线一样。借着这条线,他可以飞到一个高度,与清风嬉戏,与古人同气,与林木山水相依,但他终究还要回到大地,这个让他强烈感受“肉身沉重”的地方。这样,在别人不断购置房产别墅、豪华轿车、各种奢侈品的“都市”中,老村也为自己布置了可以“随时出入”的三个家园:携着妻儿居住的城市民宅;文学里令人无限悲悯的一片片“浊世”;国画中勾勒渲染的诗意栖息之所——水墨山水。

本文且论山水。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一、老村的山水笔墨

初,老村以“漫画”的钥匙,开启了“图像语言”大门。为他后来国画乃至水墨山水,打下了基础。可以说,线性文字——老村文学作品,虽运用娴熟,毕竟只是老村的“左羽”,未能实现他自由翱翔的生命理想。而绘画语言——笔墨,则成了老村之“右翼”。终于双翼张开,带着他“出境入境”式地遨游梦景,带着他,真正“走出了封闭”,脱离了“吾已疲如老狗矣,想老天之不养文章爷,万锥扎心,痛楚难喻……”之苦海。

2014年4月,老村非正式出版了《老村文画》,2015年1月,老村再次非正式出版了《老村焦墨》,两册“不带刊号”的个人作品集,清晰记录了老村国画学习与进步过程:择近现代山水大家——黄宾虹先生笔墨而从之,兼取齐白石、吴昌硕等人线条与情趣。因而,在两册作品中,虽以“山水画”为主,还常间杂一些人物画,以抒自己日常之趣。

黄宾虹先生的“五笔七墨”,着实令老村头痛不已。尤其先生晚年的“焦墨山水”,其老辣、浓密、沉郁、厚重、深茂、幽奥……是老村一时无法把控的深隐之痛。这大约也是他“汗颜面壁几欲疯”的内在原因。

但老村,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迅速打破了单一“焦墨”笔法,而以浓墨、淡墨与焦墨的彼此结合,给“渴笔”增添了很多“润色”,因为老村意识到,梦中山水,是他得以片刻“畅神”的精神家园,这片家园中,他需要更丰润的“诗意”。他寄心于此,因而,此山此水,此情此境,他就有了自己独特的要求,而不是“抄袭黄宾虹”。某种程度上说,几乎从一开始,老村就没有“抄袭黄宾虹”的念头,甚至没有抄袭任何一个古画家的念头,老村之山,非四王、非大痴、亦非马夏荆董范李……他只有一个念头:绘梦,绘自己梦中那一片片独特的风景。

如果说《老村焦墨》,还普遍存在:墨色单调、浓淡缺乏变化、线条刻、板、结,乃至墨色“焦”中带“燥”,山景前后远近不分、构图繁密乃至吃力不讨好的现象,那么,它们作为2015年之前的作品,已经像日历一样,翻过去了,且再也不会回来。至2017丁酉年,对老村的《人迹於山》作品(见其微信空间电子画册)再用这些评价,已经完全“套不上”了。

老村如“悟道仙人”,行迹于文人水墨山水之境。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在《人迹於山》系列作品中,无论“吾乃古澂人”还是“大匠能工古来多”,或“尔今山川多破败”等等,除了更加娴熟“化用”焦墨外,在用笔上,还巧妙地“弃直取曲”。顾凝远《画引》之“枯润”云:墨太枯则无气韵……墨太润则无文理。此“忌”,老村避之。《芥子园画谱》中“山石谱”之“一字金针曰活”、“一笔须有数顿”,使之具有“磊落雄壮气概”,此“见”,老村取之。且如窥见“天机”一般,巧妙区分开画面的浓淡、疏密、远近、枯湿,无论于近景之笔墨,还是远景之渲染,老村都已脱离2015年之前的拘束与生拙,开始尽情游弋于“墨分五彩”的山水之中,呈现他自己独具个性的山水意境了。

二、山水“元素”及其意味

老村水墨山水,经两载“提纯”,面目迥然一新。异常果断地,他抛弃了整幅繁密的山体造型、一轮红日乃至一切媚俗的色彩、成群结队的众多飞鸟、各种妨碍“诗意”表达的东西,一步步,向自己心灵深处的独特风景迈进。《人迹於山》系列作品,皆以远近山峦、林木、主人与童、犬、山居房屋、水域舟船、寥寥飞鸟,简选精构而成。清一色水墨,加上自题古诗,显得画境幽深、意味尤浓,直追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艺术境界,将当代文人山水画,推向了一个令人欣慰的新高度。

远近山峦 近山远岫,浑然相协,近浓远淡,写近渲远,焦墨为骨,山深林茂,视角常新,高下自如。这是老村《人迹於山》作品中山峦的整体特色。更重要的是,山体造型,呈现出一种独特面貌,一座座山景,若“胸中块垒”,诉不尽苍茫浑穆问上天,道不完风雨沧桑悯人寰。布置远近相映,随机而变,如萧如茂,似夏似秋。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如《胜景且须驻足观》作品,近处山岩不皴不染,风骨自露,或藏或隐,似断还连。林木或密或疏,高下相宜。于远近山峦交界之坡,一人一童一犬,相携坐观。远山混茫坐落,山间如水如烟。苍茫中犹见远树,极目处遥接洪荒。孤翼振翅,此意难与人通;旷野寄怀,其味可与谁言?

此情此景,于作品题跋中,老村自云:胜景且须驻足观,但呈玄妙一瞬间;人生三万六千日,多在懵懂梦里边。——丁酉四月十日 老村作

不是么?纵然“精骛八极,心游万仞”也只是对红尘“懵懂之梦”的一瞬间逃离或管窥,《骚土》中一幕幕乡村上演的荒诞与作孽;《我歌我吻》中主人公“我”(西蒲)亲眼见证的都市阔佬、明星、作家、导演……华丽皮囊下,一个个卑鄙、猥琐、放荡、虚伪的浊魂;《撒谎》中那个“谎言”撒到一本正经、义正言辞、理直气壮,乃至达到“我已经基本上不是人了!”高度的阿盛……红尘中一幕幕,如懵懂噩梦一般,摧毁着肉身生存的土地,把一世红尘浸染成一片片污泥浊水。而老村灵魂之胎光,注定要引导他逃离与飞升,因为,古今中外无数文士圣贤,给了他一个更高的视野,一个不一样的心灵风景。

在《吾命如此》中,老村坦言:“我时常走出县城,到附近的一个山头上独坐。遥远的对面,另一座山头上蹲着一只老鹰,它黑乎乎的样子,几乎和我一样大小。我独坐很久很久,看云彩行走,看日落日出,忘记了吃饭,忘记了烦恼。”

因而,老村山水画中的“眺望”,便有了特殊意义。那不是普通游山玩水,观光享乐,而是一种瞬间逃离后的“寄心”,无处可藏后的“秘境”,饱经沧桑后的片刻“神游”,孤独绝望后的栖息之所。

此远近山峦,与当代诸多山水画家笔下的“山水”,也有了天壤之别:他们作品中,我们只能看到技法、布局、浓淡技巧、轻飘飘的画面,明丽丽的风光,看到一份平庸的甜腻、媚俗的风景与意义之空乏。而少了老村水墨山水中,那份幽旷、渺远、高逸、深刻、沉厚、诗意、血泪与生活……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主人、童、犬

《人迹於山》系列作品,我们不断见到“主人、童、犬”的组合,彼此相依相随,不离不弃,同游同归,相契相伴。这组特殊意象,在老村水墨山水《老来最喜童和犬》作品中,有明确阐述:

老来最喜童和犬,遊逛戏耍在山涧;人生至乐无过哉,孔老夫子言在先。——丁酉端午 老村作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借鉴了孔子当年与弟子们各言其志,发出的感慨。《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中,子问曾皙的志向:“点,尔何如?”曾皙答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圣人孔子,在思考家国天下、宇宙人生之哲理后,最终心灵的向往,是“吾与点也。”

但老村与古代圣贤的区别,是孔子和曾皙的“童子”,实指生活中的“儿童”,真正可以携手出游的孩子。老村的“童”,却是“心中的童子”,只能在虚幻空间中携手,在心灵画面中惬意跟随,在如梦如幻中,相依相偎。他根本无法对应生活中任何一名真实的“儿童”,这一“童”,是梦中之童、神秘之童,实乃老村一生用心灵守候、用生命捍卫、用尊严呵护、用血泪洗礼之后,如道家炼内丹一样,最终炼就的那颗“童心”的化身啊。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同样,画面中“犬”,亦非老村家养的宠物。小时候,母亲常言:“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犬对主人、对家的那份难舍难弃的忠诚,试问世间,还有什么生灵,可以媲美或超越?

老村在文字中,亦有将自己比作一条“老狗”,如《痴人说梦》中:“吾已疲如老狗矣……”此类说法,并非老村自轻自贱、自虐自毁。而是一个从黄土地上走出来的汉子,一颗见证时代罪恶与荒诞的灵魂,一腔对生命悲苦、人类命运与生存之艰深刻洞察的血泪,面向承载千年华夏文明的这片黄天厚土,作出个体生命卑微渺小的深切自况。

人们评论老村,喜用“穷困潦倒”一词,似乎这样一来,老村立马就“平庸”了、低矮了,被文坛、画坛主流忽视,便“合理”了。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尘归尘、土归土,忽视与不忽视、贫穷与富贵、盛名远播或默默自守,无论哪种外在之物,皆无法掩饰或增添生命内在的光芒。作品本身达到的高度与深度,亦非什么“身份”可以粉饰,起码,骗不了历史与后人的双眼。

老村是孤独的。他表面上携着“童”和“犬”,在写作间隙,逃进山中,去寄情山水、啸傲抒怀去了,其实,他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从孩童走到现在,从现在走向未来,从山外走到山里,从书中走到现实,他只有一个人,“童”和“犬”,看起来是两个伴儿,其实,这些意象,都只是他自己的化身。譬之李白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其孤独之痛,痛何如哉?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古诗题跋

从《老村焦墨》到丁酉初期的部分山水,老村仍常常捡拾现成笔意,摘古人诗句,直取而题(当年陆俨少先生就曾绘过《杜甫诗意图册》一百幅),但在《人迹於山》作品中,老村果断改为自题。宋戴复古《论诗十绝》之四云:“须教自我胸中出,切忌随人脚后行”。老村,对自己艺术的要求,包括细到题跋,皆欲自出肺腑,不甘随人。

如《人迹於山》第一幅《吾乃古澂人》:吾乃古澂人,生地是穷乡。沟深黄土厚,无雨便无粮。父母多勤苦,兄妹一大帮。饥馁平常事,衣裤颇寒伧。长成土佬貌,求知走四方。兵营冩骚土,京郊著文章。虽多遭谗讥,吾心不受伤。土命即吾命,与天共洪荒。——丁酉夏六月十五日老村作于半亩斋

在层岩叠岭的焦墨山峦近景、与孤鸟独去的苍茫远景画面中,老村题上了这首古意盎然、信息丰富的原创诗篇,将故土、家境、长相、人生阅历、创作、遭遇、境界……融汇于一首题跋之中,让人看到一个多维的老村,一个有苦难、有生活、有高度、深度、广度与热度的艺术家形象。

程大利的“笔墨沉郁 积健为雄”,大体是针对老村绘画技法,作出的评价。而老村的题画诗,其气浩然弥浑、其文洗练苍古,其思意味深长,如《世事如棋可远观》:

世事如棋可远观,勿将胜负挂心间;多少豪强风光史,都付流水不再谈。——丁酉夏 老村作於京郊半亩斋

尽管画面中,并未老老实实绘一幅像“棋盘”一样的山景,而高山耸立、岩崖错落,在两山相对之间,留一曲线开阔留白,似川泽,似山涧,一片水域之貌,不著一笔,意境全出。山脚平川,林木上空,寥寥几只飞鸟,愈发增添水汽氤氲之感。而“人、童、犬”的组合,则行于回家之路。此境此诗,相互生发,令人回味隽永,愈嚼愈浓。画面是一副“罢了罢了,一切搁下,回归自然”的意态,诗中则拽着一条牵系红尘的绳子,绳子上,系着万般沉重的尘世之物:世事如棋、胜负、豪强、风光……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老村《人迹於山》作品中的山水题跋,不断表白着老村的内心:“人间向来多霸道,故讉闲心写河疆。”透露了他绘山水的原因,即对应本文开篇避开凡庸之“逃”字。“尔今山川多破败,惟梦尚在乱世中”,悲悯而无奈之意,溢于言表。“人道老境似战败,我却老来愈嚣狂”,面对这片土地,处处仍在不断滋生的恶,老村又“壮心不已”,丝毫不容自己退败。

至于水域舟船、山林草木、山居房屋等元素,老村于水墨山水中,亦一一精心安排、巧妙构置,尤其山中林木安排,其疏密、高低、层次,老村皆审视良久,窥见其韵,方且落墨。

三、久盼之“雷声”

黄土地,曾经那么沉重地,牵扯着他的生命,曾经多少次,让他泪眼朦胧……老村的黄土地,终于在他回望的视野里,渐渐去了、远了、变了、已经面目全非。家乡唯有年迈的父母,与村中无缘谋面的、一天天长大的孩童,他们是新一代人,远离了老村童年记忆的一代,令他对故土充满了陌生感受的一代……

离乡背井后,经过无数次挣扎,老村终于成为住在“城里”的“城外人”。近乎大半生的努力,让他看清了历史的内幕,它们,并未如黄河之水一样,滚滚而去;并未如墙上日历一样,寻常翻过;并未如老年痴呆一样,忘到九霄云外……历史,那种滋生出来的各种丑、陋、恶、谎、病、暴……仍在延续。滋生之地,何止是渭北家乡,那一片黄土?它们蔓延着、铺盖着、满目河山尽泪斑。

老村在山水画《此生落地近穷寇》作品中,题跋云:此生落地近穷寇,秀才谋事乃天然;十年不成吾不弃,今在荒郊等雷声。——丁酉春日 老村作

老村,你真的可以等到“雷声”么?这雷声,可曾初衷不改,仍是当初那一声期盼已久的“春雷”?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这片山地,已不再是祁连县那片县城之外的山地,你说:“我独在深山,疼痛在我内心的更深处……”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雨洗礼,这疼痛,旧痛与新痛,抑或叠加,抑或覆盖,但它们,不可能痊愈。

哪里有一双悲悯的眼睛,哪里就有无法痊愈的伤痛。老村逃不了上天给他带来的命运……

老村山水画作品,正以神奇的速度,全方位提升。整幅构图、作品主题、意境、笔墨技巧、线条骨法、渲染之艺术、题画诗……浑朴古茂、诗意盎然,文气盈幅,灵动自然。或许,是黄公望、倪瓒、王蒙、董、巨、马、夏他们,在历史深处,正期待着他去碰撞,摩擦出闪电,击响艺术的雷声吧。总之,在山水画坛,无论他是否远离着这一场画家们的“合唱”,老村的作品,都将属于这一时期艺术史,不容忽视的一章。

最后,作为题画诗,老村的创作,还存在个别篇章,不押韵的问题。中国古诗词的音乐性,很大程度上,体现于语句的平仄与押韵。平水韵抑或中华新韵,皆可供参考。

寄心山水等雷声——谈老村水墨山水的意境

老村

老村,陕西渭北澄城人。著有长篇小说《骚土》、《嫽人》、《撒谎》、《妖精》、《黑脎》,散文集《吾命如此》、《痴人说梦》、《闲人野士》、《我老了的精神头儿》等。老村远离凡尘,遗世独立于文坛之外,作品多描写底层人的苦难与抗争。小说《骚土》,被批评界评价为百年来极为杰出的中国小说。老村五十岁移师丹青,以其深厚的文学功底和艺术才情优游于京城画家与士人之间,出手便显露出独特的个人面貌。他的画,笔墨老辣,气韵生动,得到画界专家前辈的极高评价。


中艺市场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分享,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
② 在本网论坛上互动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③ 如您因版权等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在21日内联系。
④ 不良/侵权等内容举报邮箱:ts#cnam.org.cn(发邮件把#改为@)

版权所有 © 2011 -2012 中艺市场 CNAM.XIN & CNAM.REN 备案名称:中艺市场.备案中文域名:中艺市场.COM
地址:中国.北京通州万达广场A座18层1818号  邮编:101199  邮箱:cnam#cnec.tv && cnam#ren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 京ICP备16039652号-4